2008年竣工的北京奧運會場館“鳥巢”和“水立方”膜結構采用ETFE膜材,是目前國內Z大的ETFE膜材結構建築,膜材采用進口產品。“鳥巢”采用雙層膜結構,外層用ETFE防雨雪防紫外線,內層用PTFE達到保溫、防結露、隔音和光效的目的。“水立方”采用雙層ETFE充氣膜結構,共1437塊氣枕,每一塊都好像一個“水泡泡”,氣枕可以通過控製充氣量的多少,對遮光度和透光性進行調節,有效地利用自然光,節省能源,並且具有良好的保溫隔熱、消除回聲,為運動員和觀眾提供溫馨,安逸的環境。
目前國內膜結構發展振奮人心,隨著一些大型體育館、候機大廳等建設以及2010年上海世博會和廣州亞運會等國際盛會的舉辦,為中國膜結構的發展帶來了機遇和挑戰。尤其在膜材方麵,中國起步晚,技術水平低,大部分膜材還主要依靠進口。PTFE、PVC和表麵改性的PVC、ETFE等膜材是市場的主流,應用比較廣泛。中國已有PTFE膜材的自主知識產權,性能也基本達到國外同類產品的要求。很多公司、科研單位以及高校都在進行PVC表麵塗層材料的研究,如PVDF、納米TiO2表塗劑等的研究已初見成效,另外在表麵防汙自潔處理方麵的研究如仿生荷葉構築微粗糙表麵也開始起步。在引進世界一流的生產設備和工藝技術的同時,加緊消化吸收並改進創新,盡快開發適合中國市場需求的膜材表麵處理技術,對提升中國整個產業用紡織品產品檔次和市場競爭力都具有重要意義。
膜結構在中國也不乏工程實例,其中規模Z大、Z具影響力的膜結構要數1997年竣工的上海八萬人體育場看台罩棚張拉膜結構工程。但該膜結構為美國Weidlinger公司設計製作,由此也可以看出中國在該領域與國外先進國家的差距很大。影響中國膜結構廣泛應用的主要因素有:國產膜材料性能差,而進口膜材料價格高;尚無商業性的膜結構計算南輔助設計係統;人們對膜結構缺乏足夠的認識等。
1970年日本大阪萬國博覽會上的美國館和富士館均采用了膜結構建築,在建築行業引起了不小的轟動。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的“佐治亞穹頂”,擬橢圓形的尺寸達240m*193m。為了慶祝新千年的到來,英國在倫敦建成了直徑達320m的“千氣穹頂”。整個展覽大廳總麵積為8萬平方米。覆蓋其上的是72塊聚氯乙烯(PVC)塗層的玻璃纖維織物板,千年穹頂以其獨特的膜結構,顯示了當今建築技術與材料科學的發展水平。